她們的故事

 

地圖地點待更新

比利時

1914年,德國入侵比利時後,在劫掠物資的同時,竟以強暴婦女作為「戰績」。此一德軍性暴力事件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首次有檔案紀錄的「戰爭性暴力」犯行。

 

波蘭

1915年,德國入侵波蘭期間,傳出多起強暴案。但,在媒體和政治的干預下,以及被害婦女多半不願承認,一般認為官方所統計的案件數遠低於實際所發生的情況。

 

東普魯士 /加利西亞/布科維納

第一次大戰期間,同盟國成員的俄國遭指控陸續在東普魯士〈今分屬俄羅斯、立陶宛和波蘭〉、加利西亞〈今分屬烏克蘭和波蘭〉,以及布科維納〈今分屬烏克蘭和羅馬尼亞〉地區,犯下多起擄掠與強暴猶太族群的案件。

 

佛里烏利-威尼斯朱利亞/威尼托

1917至1918年間,德國和奧匈帝國的軍隊在對義大利的卡波雷托戰役後,傳出多起強暴佛里烏利-威尼斯朱利亞與威尼托地區婦女的事件。

 

南塞爾維亞

保加利亞在1915至1918年時,曾一度掌控南塞爾維亞。佔領期間,上級軍官竟鼓勵軍人進行屠殺、強暴等種族暴力行為,以削減馬其頓境內的塞爾維亞、希臘族群的人口。

 

土耳其 「亞美尼亞大屠殺」

1914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加入同盟國。亞美尼亞人於政治與宗教上和土耳其政府素來衝突的不斷,因而遭指控通敵。土耳其政府以驅逐出境、殺害或強暴婦女作為迫害亞美尼亞人的手段。「亞美尼亞大屠殺」為20世紀第一起大規模的種族滅絕事件。

 

海地 「美國佔領海地」

從1915到1934年,美國佔領海地的20餘年間。軍人涉嫌殺害、強暴民眾的案件頻傳,更有美國海軍利用權勢,命令海地憲兵提供當地婦女以供洩慾。不少證據顯示,軍隊高層默許這類性暴力事件,更以當地婦女本性「隨便」來合理化暴行。

 

愛爾蘭 「愛爾蘭獨立戰爭」

1919年起,愛爾蘭共和軍採用游擊戰來對抗英國政府,並呼籲國際承認愛爾蘭為獨立國家。戰爭期間,許多愛爾蘭婦女和孩童遭砲火波及傷亡,更傳出英軍夜間搜索愛爾蘭共和軍時,闖入民宅搶劫財務,以及強暴婦女的事件。

 

馬拉巴爾 「莫普拉戰爭」     

1921年,莫普拉穆斯林(印度和阿拉伯人後裔)以保衛「哈里發」為由,在馬拉巴爾〈今印度喀拉拉邦〉向英國殖民政府發起聖戰。除了攻擊政府機構、地主外,非穆斯林族群也成為攻擊目標,他們強暴當地婦女,並迫使她們改信伊斯蘭教。

 

烏茲別克

1927年起,蘇聯扶植的烏茲別克政府,以破除兩性不平等和陋習為由,呼籲女性取下面紗。這項政策,引起當地許多穆斯林男性的不滿,超過2500名女性因而遭到強暴或處決。加害者認為此舉是為了保護社會傳統和家族名譽的「榮譽謀殺」。

 

中國-哈爾濱

1931年,日本策動918事變,迅速佔領中國東北,並將「滿州國」的哈爾濱作為731部隊軍事研究基地。他們在監獄所關押的男女犯人身上,進行一連串有關性病的人體實驗,例如透過感染病毒、活體解剖、強迫性交等手段,以觀察人體生理狀態反應。

 

中國-南京「南京大屠殺」

1937年,日軍攻陷南京城,傳出許多劫掠財產、虐殺民眾和強暴婦女的事件。據中國官方統計,約莫三十萬人在日軍佔領期間死亡,且有兩萬名女性遭受性暴力。2015年,「南京大屠殺」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收錄於「世界記憶名錄」。

 

德國與納粹占領區〈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南斯拉夫北部,以及中歐、東歐國家〉

為了確保亞利安血統的純正性,德國納粹於1935年制訂「紐倫堡法案」,法律禁止與猶太人發生性關係。但,猶太女性卻沒有因此倖免於難。納粹經常對猶太女性施以性暴力,例如在集中營強暴女囚,或性虐待,以此展現統治者的優越性。

 

德國「蘇德戰爭」

1941年,希特勒展開對蘇聯的作戰後,雙方陣營的婦女成為士兵的報復對象。蘇聯於1945年進入德國東部後,先後強暴和殺害超過兩百萬名婦女,以作為對德國的報復。受害者的身心遭受重創,加上蘇聯在東德的極權統治,令她們噤聲沉默。但,隨著史料、書籍的出版,許多倖存女性決定出面控訴當年蘇聯的罪行,披露這段被掩蓋的歷史。

 

沖繩「沖繩島戰役」

1945年,美軍佔領沖繩作為進攻日本本島的軍事基地。當地證言指出,許多婦女遭到強暴或殺害。據學者估計受害人數可能多達一萬名。只是,加害者不僅限於戰勝的美軍,甚至包括不少面臨戰敗命運的日本士兵。

 

印度尼西亞「印度尼西亞獨立革命」

日本於1942年佔領印尼時,破壞荷蘭殖民政府的系統,更刺激了印尼的民族意識。二戰結束後,印尼獨立人士發起革命來對抗荷蘭,並試圖打破封建社會。但,卻有人只是挾怨報復,並將「強暴」視為改變那些「封建」婦女的手段。

 

越南 「越戰」

在越戰期間(1955-1975),除了美軍傳出對越南女性的性暴力事件外,還有數千名越南女性遭到美國盟友「南韓」軍人的性侵,她們受害時的年紀多半只有13、14歲。這些強暴懷孕所生的小孩,當地人稱為「越戰韓越混血兒」,其身份備受社會歧視。越南的性暴力倖存者曾要求南韓總統补槿惠公開道歉,卻未獲得任何回應。

 

瓜地馬拉 「瓜地馬拉內戰」

1960年起,瓜地馬拉爆發了長達36年的內戰,造成20萬人喪生,還有10萬名婦女遭到強暴、強制墮胎等性暴力,其中9成的受害者是當地原住民「瑪雅凱奇族」。2016年,兩名退役軍官因違反人道罪被瓜地馬拉法院各判刑240年和120年,成為全球第一起內戰期間性奴隸事件在犯罪國受審的先例。

 

阿根廷「國家改組進程 / 骯髒戰爭」

1976年,由伊莎貝爾執政的阿根廷政府遭軍事政變,開始逮捕、殺害多達一萬名的異議份子、支持「裴隆主義」的人士及平民,其中3成是女性。因此,強暴和性虐待,成了軍政府脅迫女性認罪的工具。

 

薩爾瓦多 「薩爾瓦多內戰」

馬蒂民族解放陣線於1979年成立後,與美國扶植的軍政府展開12年的戰爭。1981年,軍政府在厄爾摩左提大屠殺中,透過性暴力來逼迫婦女認罪,然後再集體處決。時任美國總統的雷根卻表示:「這是對共產黨戰爭的犧牲品。」

 

祕魯 「圖帕克‧阿瑪魯革命運動」

1980年代,祕魯的左派組織「圖帕克‧阿瑪魯革命運動」以游擊戰進行對政府的武裝革命。在雙方交戰中,許多安地斯山區的原住民女性成為犧牲品。政府軍以「強暴」作為警告原住民支持叛軍的手段,也是維持和平的「報酬」。

 

盧安達 「盧安達大屠殺」

1994年4月,盧安達爆發種族屠殺,胡圖族極端分子殺害圖西族人,並且採取「性暴力」作為摧毀圖西族社會的種族滅絕手段。據統計約有25萬至50萬名婦女受害,她們多半因此懷孕生子,或是遭到惡意傳染HIV,進而被社會所孤立。

 

剛果 「剛果內戰」

剛果民主共和國自1996年爆發內戰以來,性暴力所傷害與威脅的人數難以估計。「性暴力」在剛果,是一種控制、羞辱、恐嚇剛果數百萬女性的戰爭武器。同性戀者,也是受害的對象之一。在當地不遵守法治以及社會漠視的縱容下,性侵加害者大多未被究責,受害者卻飽受譴責,甚至被視為恥辱,遭到家族與社區驅逐與排斥。

 

伊拉克 「美軍虐待伊拉克戰俘事件」

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推翻海珊政權。根據媒體公開的影像,美軍於阿布格萊布監獄裡犯下強暴、性虐待等多起虐囚事件。不少受害女性遭到家族成員,以「維護名譽」的理由處決。證據指出美國政府高層知情,而涉案士兵後多被判處徒刑。

 

達佛

蘇丹西部的達佛地區,自2003年起爆發針對特定族群的戰爭,超過三十萬人流離失所。聯合國的調查指出蘇丹政府還以性暴力作為攻擊手段。受害者多為非阿拉伯裔或非洲裔的女性,其中有三分之一是孩童。

 

伊斯蘭國

2014年6月,伊斯蘭國正式「建國」,勢力範圍遍及伊拉克、敘利亞地區。他們鼓勵士兵囚禁異教徒女性為性奴隸,並視為可以任意性侵、強迫婚姻和交易的物品,其中以亞茲迪人受害最深。不少女性因害怕虐待而自殺,或因拒絕士兵要求而被集體處決。

 

利比亞 「利比亞內戰」

格達費政權於2011年垮台後,國際刑事法庭指控他涉嫌下令進行多起強暴案件。2014年,利比亞再陷內戰,讓國家管理失能。周遭國家的女性難民從利比亞前往歐洲時,遭到伊斯蘭國、武裝民兵或人蛇集團的綁架和性暴力。

 

阿富汗 「塔利班」

2015年,塔利班組織攻陷阿富汗北部的昆都士,宣稱為當地帶來了法律和秩序。但,這些塔利班戰士卻強暴與殺害在警察局、醫院等政府機構工作的女性,作為對阿富汗政府的報復。關押在監獄的女性,則遭到毆打和性虐待。

 

緬甸「羅興亞種族清洗」

2017年,激進組織「若開羅興亞救世軍」攻擊若開邦(Rakhine)警察局與軍事基地。緬甸軍隊趁機血腥鎮壓羅興亞人,多達400座村莊被燒毀,並刻意以性暴力攻擊羅興亞婦女,意圖滅絕族群的手段殘忍不堪,造成近70萬名羅興亞人只能遠離家園逃至鄰國孟加拉。

 

蘇丹 

2018年,因反政府示威中出現眾多女性帶領,蘇丹政府當局竟下令軍警攻擊女性,表示"Break the girls, because if you break the girls, you break the men."「打擊那些女人,如果你打擊了女人,就等同於打擊男人。」,造成軍警有系統的針對女性施行性暴力,性侵、拍攝裸照來阻止當地女性參與社會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