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日訴訟

台灣

1999年7月14日,逾百名台、日聲援民眾和9位台籍慰安婦阿嬤,親自前往日本東京地方法院遞狀,提出「台灣慰安婦要求日本政府國家賠償」訴訟案,要求日本政府正式向受害人道歉及賠償每人台幣3百萬元。2002年10月15日東京地院一審宣判敗訴、2004年2月9日東京高院二審宣判敗訴、2005年2月25日東京最高法院宣判敗訴定定讞。

美國華盛頓聯合提訴

2000年9月19日,包括台灣劉黃阿桃、韓國黃錦周、中國和菲律賓等15名慰安婦倖存者,引用美國在18世紀為防止海盜行為產生之民事紛爭所制訂的「外國人民事侵害求償法」,在美國華盛頓提出日本賠償訟案,台灣阿嬤由劉黃阿桃阿嬤代表原告,人權律師王清峰陪同阿嬤出席。2001年10月4日華府地方法院駁回該案;2003年6月27日聯邦上訴法院以對該案並無判決權為由,再度駁回原告上訴,且作出3點結論:(1)商業行為並不溯及原告所指稱在1952年5月19日前發生的相關事件;(2)依據1951年日本和美國等戰勝國簽訂的「舊金山合約」,日本無須再就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行為,在美國法院受控訴;(3)日本政府雖違背國際法之相關典範,惟仍可主張主權豁免。

其他國家訴訟

韓國、菲律賓、中國等亞洲受害各國,均以司法訴訟追求正義,自1991年12月6日,由「韓國太平洋戰爭犧牲者遺族會」提訴以來,至今曾有10件訴訟案。1991年12月,4名韓國倖存「慰安婦」向日本東京地法院提出告訴,是亞洲受害國第一個提出訴訟對日求償的國家。1998年4月27日「下關判決」,是10件訴訟案中最早進行的判決,也是唯一在東京以外地方法院提訴案件,一審判決(山口地方法院下關支部)宣判--「國會議員違法進行賠償立法的義務,因此得付精神損害賠償,對國家命令必須對慰安婦原告們支付金額30萬圓日幣」,這是戰後補償審判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勝訴判決,後續在2001年3月29日廣島高等法院中逆轉而敗訴定讞。

其餘訴訟案件全遭日方以「超過追溯時效」、「國家無答責」、「個人放棄賠償請求權」三面高牆擋住,均為最高法院判決敗訴確定。目前僅剩中國2起訴訟案件審理中。


左圖:中國慰安婦代表在日本東京高等法院外哭訴;右圖:2000年12月06日菲律賓敗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