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聲援

 快速導覽

亞洲女性基金
815日本敗戰日國際同步抗議行動
814 國際慰安婦紀念日活動

國會決議文連署

1996年4月18日,台灣有148位(90%)立法委員連署要求日本首相接受聯合國報告之建議,但日本政府並無積極回應;1996年12月11日,正式遞交150位(92%)立法委員聯名致函日本首相及參、眾議院的連署函,強烈要求日本政府儘速制定特別法,解決慰安婦問題,且由跨黨派立委親自赴日拜會及遊說日本國會議員,該行動訴求要求:堅持國家賠償、個人給付立場;反對以亞洲女性和平國民基金解決慰安婦問題;要求日本政府制訂特別法,以替代民間國民基金。

繼2007年美國國會通過121號決議文,要求日本政府承認負起慰安婦議題的責任且向受害者正式道歉;荷蘭國會、加拿大國會和歐洲議會也相繼展開相同行動。
 

2008年11月11日台灣立法院也通過「要求日本儘速解決慰安婦問題、賠償受害者、負起戰爭罪責、恢復受害者名譽」決議文,立委黃淑英、楊麗環、賴清德、潘孟安等28人,連署提案,建請立院通過「要求日本政府以清楚且不曖昧的態度,正式地承認、道歉且接受戰時日軍強逼婦女當性奴隸的歷史責任;對受害倖存者謝罪和賠償,早日恢復慰安婦受害者名譽和尊嚴,並遵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建議,教導這一代和下一代這段正確史實。」成為全球第六個通過決議文的國家,以國際力量聯合施壓日本政府儘速解決此問題。

 

 
 
 
 

亞洲女性基金-李敖義助慰安婦義賣VS失敗的日本補償作法

日本政府在1995年主導成立一個民間基金會—亞洲女性基金會(Asia’s Women Fund,或稱國民基金-Citizen’s Fund),試圖以此「私了」,掩蓋日本政府需要負擔的戰爭責任和罪行。為遊說各國慰安婦領取這筆款項,以減緩各國慰安婦和支援團體要求日本政府正式道歉和全面賠償的聲浪,自1997年起,至2002年5月1日,不斷在各國刊登標題為「亞洲女性基金向各位原慰安婦致送來自日本國民和政府的補償心意」廣告,表示要給每位阿嬤二百萬元日幣,另一方面也派員進行私下遊說的動作,造成各國慰安婦阿嬤和慰安婦支援團體間的衝突,影響對日求償運動的進展。

沒有一個台灣慰安婦阿嬤領取該筆錢,她們一身傲骨不為所動,獲得台灣政府和民間社會支持,為讓阿嬤獲實質照顧,政府同意先發放每位阿嬤台幣50萬元補償金,稱為「代墊款」,在阿嬤獲得日本政府正式賠償後,才返還該筆款項給台灣政府。此外,民間也發起募款運動,作家李敖捐出百件收藏義賣,所得再捐給台灣阿嬤。
 

亞洲基金會對外宣稱,自1995年到2002年9月間,共對285名菲律賓、荷蘭、台灣、韓國、印尼等國慰安婦,發放約6億日圓補償金,該基金會完成任務目標,在2007年3月結束,剩餘款項作為印尼慰安婦建設老人福利中心。

韓國支援團體在2005年一場國際會議中表示:「要揭發國民基金的偽善和非道德性,韓方對國民基金宣稱已支付285位慰安婦賠償金之事存疑,定為國民基金欺瞞之舉,希望日本政府按1996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報告,確實認定責任歸屬和如何實施賠償等細節,進而公開相關史料,以恪遵日本在國際社會所應負之責。」台灣慰安婦阿嬤也表示,她們不要日本政府用國民基金的「慰撫金」來補償,要的是日本政府依循法律責任做出賠償。

 

 
 
 
 

815日本敗戰日國際同步抗議行動

1991年起,為抗議日本政府遲遲不願為二戰期間迫害慰安婦罪行負責,一群韓國慰安婦倖存者、學生和民間支援團體相約每周三中午,群聚在日本駐韓國首爾大使館前靜坐抗議,18年來風雨無阻,韓國慰安婦阿嬤從217人坐到迄今(2008/09)僅存105人,她們說:「將來我死了,我的子孫也會為我堅持下去,即使要坐上一千回、一萬回,要等到日本政府謝罪賠償那天才罷休。」

2004年3月17日中午,韓國阿嬤靜坐抗議行動進入第600回,除漢城外,邀集台灣、日本東京、大阪、德國、菲律賓等地曾受害的慰安婦阿嬤和支援團體成員共600名,全球同步抗議。自此,每年8月15日日本戰敗日前後,配合週三運動時間,進行年度一次的國際同步抗議行動,台灣阿嬤和婦援會也會在日本駐台「日本交流協會」前表達抗議訴求。
 

我們在2005年舉辦「阿嬤的心情面具大遊行」;2006年「 阿嬤的心願,我來完成」;2007年「全球化的聲援、年輕人的聲浪」;2008年「中元慰安祭」。每一場抗議行動,都有上百位支持者聲援,陪著倖存阿嬤們,邁開艱困步伐,一步一步前進日本交流協會前,親自表達自己的心聲。

我們的訴求:要求日本政府承認罪行、正式謝罪、公開事實、賠償阿嬤、教科書正名以及建立阿嬤歷史館。

 

 
 
 
 

814 國際慰安婦紀念日活動

1991年8月14日韓國「慰安婦」受害者金學順挺身而出,向世界揭發「慰安婦」制度,這個二次大戰時對女性人權的侵害才得以被公諸於世。為了紀念第一位挺身而出的阿嬤金學順及紀念所有阿嬤的勇氣,2012年12月在台北舉行的第十一屆亞洲團結會議中,由各受害國服務阿嬤的民間團體通過決議,謹訂8月14日為「全球『慰安婦』紀念日」,目前各國團體正在努力,希望可以成為聯合國正式承認的一個紀念日。

過去的抗議活動多配合韓國週三運動,選擇在815二戰終戰日當週的週三辦理,但有的團體也會在815,所以並不是過去十年都是814抗議活動,但在2012訂定814紀念日後,已連續多年在這一日,所有受害國將串連起來,於世界各地的日本大使館前舉行抗議活動,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賠償。

2004,阿嬤第一次在日本交流協會前面抗議


2005年開始,婦援會與阿嬤們年年都前往日本交流協會進行集會抗議

 

2006~2009 慰安婦紀念抗議活動

   

2010-慰安婦國際同步運動「台灣•殖民時傳下的記憶拚圖」集會活動
選定「記憶」作為活動主軸,除了要督促日本政府正視當年受難者所承受的痛苦,並希望將這些記憶保存給下一代,進而可以記取教訓,讓這些苦難不再發生於任何人身上。

  

2011-『一個道歉,還她自由』前臺籍慰安婦抗議集會活動
平均年齡90歲,這些阿嬤還能等多久? 只要日本政府的一句道歉,阿嬤們此生就了無遺憾,為什麼等了這麼多年,我們還等不到? 只要日本政府不向慰安婦道歉,阿嬤們就無法獲得平靜與自由。今年,我們依然要大聲對日本政府抗議:「謝罪道歉、謝罪道歉、謝罪道歉………」。

  

2012-「慰安婦阿嬤的眼睛」
因為阿嬤們年事已高,抗議民眾推著空輪椅帶著阿嬤眼睛的特寫照片上街抗議,象徵阿嬤們對日軍罪行的見證、對日本政府的憤怒,以及對追求正義的堅持。

  

2013- 「揭穿日本政府的假面具」
為了諷刺日本政府從未真心誠意地道歉,婦援會特地安排一場行動劇,由四位年輕民眾演出麻生太郎、安倍晉三、石原慎太郎,和橋下徹,說出他們近年來針對慰安婦問題的不當言論,再由飾演大桃阿嬤的民眾撕下他們虛偽的面具 

  

2014-「一人一句,一人一心–對於日本政府,我有話要說」
活動與香港藝術家文晶瑩合作,蒐集814位民眾利用作品畫下或寫下想對日本政府所說的話,表達對慰安婦阿嬤的支持與關懷,以及對日本政府的抗議。

  

2015-傳承 ・ 連結 ・ 遍地開花  二戰結束70周年 - 814「國際『慰安婦』日」紀念晚會
晚會上,我們以詩歌朗誦、音樂、戲劇、舞蹈演出等方式,追思與悼念二戰中的「慰安婦」受害者,特別是許多不幸葬身異鄉,連名字與身分都不可考的受害女性。將這樣的歷史繼續「傳承」下去,「連結」跨世代及社會各領域的力量,除了對所有「慰安婦」受害者致意,更希望喚醒大眾對戰爭中女性人權議題的關注,為世界各地目前仍在戰火中受到暴力摧殘的女性表達關懷,讓這股和平反暴力的力量得以「遍地開花」。

  

2016-歷史不容抹滅  日本政府道歉! 815「慰安婦」全球同步抗議行動
台灣「慰安婦」阿嬤已經逐漸凋零,仍健在的3位也年事已高,無法親自來到現場表達自己的心聲,因此,婦援會邀請街頭藝術表演者扮演「慰安婦」阿嬤的雕像,代替阿嬤參與今年的抗議行動,別具意義。「歷史不容抹滅,日本政府道歉!」在酷熱的烈日下,民眾聚集在日本交流協會前疾呼口號大聲抗議,而對照民眾的慷慨激昂,由街頭藝術表演者裝扮成的「慰安婦」雕像則是靜靜坐在一旁,以這樣的方式向日本政府表達最深沉且無言的抗議。

   

2017~ 人權接棒!心跳不止,行動不滅  ~  814國際「慰安婦」紀念日活動
已經投入台灣「慰安婦」人權運動長達26年的婦援會,2016年底成立台灣第一座以「慰安婦」為主題的「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正因為「阿嬤家」的成立,特別選擇在此(阿嬤家)舉辦今年的814國際「慰安婦」紀念日活動,提醒日本政府「慰安婦」問題不會被遺忘,歷史及記憶將會被保存、活化與傳承。我們號召所有關心「慰安婦」議題的民眾,以「一人一心,一人一信」的方式,要求日本政府正視「慰安婦」議題,盡速道歉賠償的訴求。另外,今年也首次舉辦以「慰安婦」及女性人權為主題的台韓學生交流團,台灣高中生代表以及幾位青年志工在活動現場發言,展現年輕一代在「慰安婦」人權運動上接棒,持續追求公理正義的意志。

 

2018-歷史不容抹滅  日本政府道歉! 814國際「慰安婦」紀念日抗議行動
59名身穿黑衣,臉上戴著白色面具的民眾齊聚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前,他們要代替59位台灣已知的「慰安婦」受害者,來向日本政府討公道。59人走向前,一一揭開印製了59位台灣「慰安婦」受害者姓名的板子,然後再依序坐下,以靜坐8分14秒的方式,紀念814國際「慰安婦」紀念日,同時對日本政府表達最沉重而無言的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