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工作坊

談話工作坊

時間歷程:
2001 - 2002

內容:

諮商師與阿嬤的談話約可分成5階段:
(1) 阿嬤挺身而出,隨著隱私曝光而有人際紛擾、自我認同和悲傷處理等問題;
(2) 開始把阿嬤們聚在一起,以定期聚會團體形成共識,情誼日益增長,在分享昔日經驗過程中,激盪出相互支持,阿嬤們甚至以姊妹相稱,同時,她們也慢慢瞭解彼此的生活困擾,如遇到家屬的異樣眼光,或有些不知情的家人得知她們的故事,如何面對親友排斥等問題;
(3) 形成團體之後,引導阿嬤回溯過往的共同經驗,在回溯過程中,再經歷一次悲傷,再翻閱一次埋藏已久的記憶,藉此重新整理、定位並喚起她們內在的感受,這是屬於比較深層的回溯治療;
(4) 從回溯治療回歸現狀,包括阿嬤目前遭遇的困難、病痛、人際關係,或是因做過慰安工作而失去生育能力,對她們的生活有何影響?如何化解自身的罪惡感?
(5) 是自我覺察後的自我寬恕、自我提升。釋放悲傷,慢慢拋掉負面的自我形象和過去的怨恨,能夠面對接下來的生活,重新定位自己。

某種程度上,阿嬤必須放棄「受害者」的角色來回顧一生。因為那件事,覺得自己骯髒,不再配當良家婦女,或是返台後嫁娶變得很簡略,覺得自己只配過比較下層的生活,這些對阿嬤的心靈影響很深,諮商師認為阿嬤任命的成分很高,自我覺察不足。

與原民阿嬤在語言上較難溝通,但自從她們站出來後,真的有走出黑暗的感覺,她們願意說出埋藏60年的秘密,從隱諱到願意表達、釋放悲傷,最後能較平靜地面對來時路。 我希望將她們提升到看穿了命運,最後沒有怨恨,放下心中的恨,就已經開始改變。從愛出發,在這階段尋找生命正面的意義,阿嬤體會到,雖然她們走了不一樣的生命道路,但這條路有其意義,先認命才能看穿命運的安排,繼而接受命運安排,再提升到生命意義的層次。無論如何,我看到阿嬤比以前快活,也展現了美好的生命力。
 


聆聽與分享,在治療中得到平靜

團體中分享昔日經驗, 激盪出相互支持的情誼
〈 回上一頁